摘星廓(http://www.65802.net)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中国是“战狼式外交”?中美互关领馆有多严重?外交专家江瑞平解读

热门资讯 aty25 9次浏览 0个评论

  1、美方悍然要求关闭中国休斯敦总领馆是美国总体对华战略、对华外交采取的一个信号性的重大举措。其意在宣称美国在对中国的遏制、制裁的力度上往前提升了一大步。

  2、捍卫国家利益是外交官的基本素养。国家利益和世界大局之间怎么协调怎么融合,是考验每一个外交官能力和水平的一个重要的标志。

  3、“战狼式外交” 从来没有出现在中国官方的外交文件当中。在外交人员的培养,包括基本的素质、素养的要求方面,这种词是不会用的,而且中国也从来不会去推崇这种“战狼式”的线、中国外交现在处于大进取,大发展的时期。因为中国的国力在提升,国际地位在提升,国际影响力在增大,中国外交靠的是国家的总体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外交处在一个非常大发展的时期。

  5、这一次休斯敦事件上,似乎是超出了很多外交人士的预测,感觉到非常的突然。这意味着美方,在中美关系处在非常关键的时刻,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底线、国际外部环境尤其是美国在遏制,使中国外交面临的局面相对来讲有日趋严峻。中国外交应该做的是,要在保证国家成长过程中应有的权益情况下,坚持和平友好发展。

  7、世界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以来,从来没有看到过、接受过一个块头越来越大、快速成长的中国。国际社会需要对大变局有客观理性认知。

  凤凰网香港號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陈笺。中美关系进一步的恶化,看到美国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中国方面我们外交部也回应说会关闭美国驻成都的总领事馆。中美关系一步步走到今天,中国的外交将如何突围呢?相关的话题,今天节目时间,陈笺请到的是中国外交学院的前副院长江瑞平,一起来探讨一下。

  江瑞平:中国外交处在一个非常需要突破性的局面。这个突破指的是在现实的国际环境当中,中国快速崛起并推行大国外交的大背景之下,怎么实现一个比较良性的契合?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中国需要突破。在这样一个状态之下,我们才能够处理好中国外交面临的一系列重大的问题,包括一些突发性的事件。

  江瑞平:对。这样一个事情是非常严重的一个外交事件,也是美方对华制裁的过程当中,或者对华遏制的过程当中,采取的一个重大的政治层面上的举措。

  我们看到至今为止美方并没有对为什么要悍然关闭中国休斯敦的总领馆给出让人可信的理由。这就是美国总体对华战略、对华外交采取的一个信号性的重大举措。它要告诉中国方面、告诉国际社会,美国在对中国的遏制、制裁的力度上往前提升了一大步。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中美从贸易之争一步步上升到今天的外交之争,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作为一名外交官,在国家、在世界舞台,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呢?

  外交官是每一个国家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他对外是国家的形象,是一个国家与外部世界沟通、关联的非常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一个渠道。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为此,我们前方的外交官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着国家,而前方的很多事情都可能是突发性的、预想不到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外交官怎么代表国家来处置这些事态,包括这一次休斯敦总领馆的事件,这就考验我们前方的外交官在得到国内审批的情况之下,如何在前方应对。

  江瑞平:说到培养外交官的素养,我想就此机会介绍一下外交学院的校训,这也是周恩来总理对中国外交官所提出的4个方面的要求:第一就是要站稳立场,第二要掌握政策,第三要熟悉业务,第四要严守纪律。我们培养外交官始终是在这样一个校训的指导之下来做的。

  这一次大家高度关注的中国外交舞台上发生的两个事件,一个就是前一段时间汪文斌同志上任成了中国(外交部)新的发言人,另外一个就是我们驻休斯敦总领馆的总领事蔡伟。这两位有一个特点大家可能非常关注,一个是他们的头发都很白,我相信大家在媒体上都看到了。实际上他们两位都是1971年才出生的,年纪并不是太大,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为了中国的外交事业呕心沥血,在操劳。另外一个他们都是外交学院的校友。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总领事蔡伟,他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了两句话,一句是“披肝沥胆”,另外一句是“不辱使命”,我听了这两句话之后,从心里边感觉作为外交学院的一位老师,对我们有这样优秀的学生、优秀的外交官感到非常欣慰。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看到现在国际的局势是相当的复杂,那么作为外交官来说,应该怎么样去化解摩擦和冲突呢?以柔克刚是不是一种方法呢?

  至于制裁与反制裁的问题,我相信肯定不是我们前方的外交官,包括总领事本人能够决定的,一定是要后方的整体的包括中央、包括外交部来共同的决定反制的措施。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留意到从去年到今年,中国的外交部发言人就换了4次,是不是说明我们国家对外交部门这个岗位相当重视呢?

  江瑞平: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业务和岗位的流动,或者是正常的人事安排。外交部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面对的事物非常复杂,涉及到中国外交、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的方方面面,我们也需要每一个外交官,包括我们的发言人到不同的岗位上不停的进行轮换,然后要求他熟悉各个岗位那一块领域、业务。因为作为一个发言人代表的是外交部,甚至是中国外交一个总体的声音,他必须有渊博的知识,对整体的中国外交有全面的了解,因此需要正常的人事流动。

  另外,我想发言人本身他是需要有个人的特点的,但是更多的代表的是国家,代表的是外交部,个人特点一定要服务于统一的声音,这是一个基本的政治素质,也是基本的一个外交业务的要求。

  江瑞平:对了,作为外交部的新闻发发言人,他一定是有个人的风格的,但是关于大政方针,包括我们外交政策的一些主体,一些核心内容,那一定是有一个总体的原则在那摆着,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够怎么样灵活应对应变?在记者招待会的时候,面对着来自各方的记者,一些特殊的提问,你怎么能够应变、处置得当?那就是考验每一个发言人的能力和水平的一个重要的场合。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江院长您一再强调说,作为一名外交官,首先一定要是站在国家立场,而且是要肩负使命,这一点我们都知道。但是作为外交官来说,有没有一个职责,当他(她)碰到外交风波、遇到摩擦的时候,要化险为夷呢?

  江瑞平:首先这是国与国关系,整体国际形势大格局来决定的。外交官有施展的余地和空间,但是国家的总体的外交方针政策不可能有任何违反或者违背的,同时外交官在前方一线的应变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每一个外交官在各个岗位上,他基本的思想、基本的水平、基本的理念,都是长期培养和训练的一个结果。保护捍卫国家利益,这是对一个外交官素养的第一位要求。

  与此同时我们也有保卫世界和平的责任。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国家利益和世界大局之间怎么协调怎么融合,这是考验每一个外交官能力和水平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我相信通过我们在学校的培养,在外交一线的这样一种磨练,使得每一个外交官他必须能够胜任他自己的岗位,自己的职责。在这种情况之下,每一个人的应变能力,处事不乱,这样一个基本的素质是对外交官最基本的要求。在国家的外交方针的的大框架下。每个外交官在其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发挥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取决于每一个人的个人能力、个人魅力、个人水平。与此同时也取决于当时特殊的外交环境外交场合。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外交人员肩负国家使命,工作也是千头万绪,但是最关键我们还是要看外交成效。对于工作成效应该如何评估呢?

  江瑞平:首先我们要对中国、对世界有个准确的历史定位。习主席多次提到对世界的基本定位,就是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于中国的定位,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样一个大变局与新时代的交融,甚至出现了一些碰撞。这是我们在外交一线,包括中高级外交官所必须有的一个大局观。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之下,我们才有可能对一系列具体的外交业务,在前方遇到的一系列外交事件,可以有一个准确、清醒的认知和评估,然后做出理性、合理回应。

  江瑞平:可能会引起一般的普通民众关注的就是外交部的发言人。现在个案很多了,比如说现在大家都关注的我们领馆的事情。在外交一线应对的这样的突发事件,美方作出的非常蛮横的一些举措,我们的总领事如何来应对,如何来发言,如何来表态,如何来处置?这些恐怕都需要较强的个人素质。这样的个人素质是国家长期培养的结果,既要懂国家的整个外交战略方针、政策,又要有足够的应变能力,有外交人员素质的基本要求,这些恐怕都是日常训练、培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结果。

  交官他代表的是国家,他对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祖国,这种情况之下政治标准肯定是第一位的,我想不仅中国的外交官是如此,所有别的(国家)外交官都可能或者都应该是如此的。但是个人风格、个人能力也非常的重要,统一的原则要靠发言人他的一言一行能够表现出来,取得良好的效果。怎么得到在场记者以及整体的媒体和社会的承认,那就看每一个发言人自己的素质和水平。同样一句话,不同的发言人说出来可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甚至是一言一行一个手势,一个语调都可能产生不同效果。发言人是整体的中国外交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窗口,在这方面在选人、用人、培养人方面,那需要高度重视。

  江瑞平:傅莹大使大家都知道,她也曾经做过亚洲司长。我在外交学院(任副院长)的时候,非常有幸分管了外交学院的一个亚洲研究所的工作。外交学院的亚洲研究所实际上就是一个外交部直接领导的二轨,或者是智库,和亚洲司联系非常多。傅莹女士也曾经出任过亚洲司的司长,也是外交部几位著名的女外交官的一个优秀的代表。她最近非常的活跃,她的许多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高级外交官这个团队从中国外交的角度,在对一些重大的国际事务上一些基本的态度。因为她现在已经是相当于退居二线了,所以说话可能更能够体现一些个人的风格,何况她对中国外交的方方面面,包括国家的大政方针也非常的熟悉,非常的了解。这是我们中国优秀外交官或者说是高级外交官的代表。

  现在正在美国的驻美大使崔天凯先生,我们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他也做过亚洲司长。而且他也曾经做过中国的驻日大使,外交部副部长谈所谓战狼外交标签他在日本期间我们也有接触。崔大使本身对外交业务外交政策非常的熟悉,也非常的精通。在外交一线可以说对中国的外交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那么最近休斯敦领馆的事情出现之后,我们也看到了中国驻美使馆的一些表态,在这之前我们也看到了崔大使接受美国媒体的一些采访,他在相当程度上,在中美关系当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应该是对中美关系,包括中国对美外交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看到美国等几个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裁在不断的升级,中国的外交部发言人表明了中国的立场,言辞也比较严厉。有些民众就觉得这是一种“战狼式外交”,对于这样的表述您怎么看?

  江瑞平:您刚才讲“战狼式外交”,我从来没有(看到)出现在中国官方的外交文件当中。这种外交应该是文艺界或者是一般舆论的评价,中国从来没有去推崇过这样一种外交。

  国家总体的外交战略布局不是孤立的,它一定是服务于国家大局的。在一定程度上我们过去强调的是外交战略,就是国家总体战略的一个有机的、内在的组成部分。在这种情况之下,每一个外交官他的行事的风格,他的能力、水平,在这种情况之下可以凸显出来,但是国家的利益一定要是放在第一位的,国家总体的外交布局一定是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您刚才提到的战狼式外交,这个应该是社会上流行的一个形容的词汇,在官方文件当中,在我们的外交人员的培养,包括基本的素质、素养的要求方面,这种词是不会用的。而且我们对这种“战狼式”的话也从来不会去推崇它。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目前面对各种制裁,好像中国的处境有点被动,在外交层面您觉得我们怎么样才能有所突破?能够反被动为主动呢?江瑞平:首先对被动、主动突围这些概念,我要稍微做一个澄清。我个人认为现在中国外交面临的问题很多,困难也很多。但是总体上我认为对中国外交、对中国总体的发展应该是非常有利的。并不是说中国外交遇到了多大的困难,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低潮期,不是这样的。

  正因为中国外交要大发展,面临的世界,面临的国际环境,又在发生着深广的变化,而且这个变化本身它不是独立于中国之外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江院长,我知道您是经济学博士,您觉得现在中国的外交处于风口浪尖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国际舞台蛋糕不够大的原因吗?

  江瑞平:我想从中国来讲,经济规模的快速扩大、经济实力的快速增强,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不可逆转的一种趋势。任何因素包括国际环境,也包括美国本身,都不可能阻止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总体的国力快速增强的一个大的历史趋势。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个蛋糕越做越大,我们要把总体的蛋糕做大。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各国获取的多少才是可能商讨的一个问题。这实际上涉及到整个国际关系理论,国际政治理论的一个重大的分野。从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或国际战略来讲,它是更倾向于把总的蛋糕做大,还是更关注把这个蛋糕当中更多的一块分给自己?切给自己?这恰好是当今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理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歧。

  最重要的是从美国来讲,它更多的关注的是美国自身的利益,而中国方面更关注的是如何把整个蛋糕做大。当然中国也要在这个蛋糕做大的同时,中国也要崛起、中国也要繁荣、中国也要发展。但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中美双方整个战略谋划上,那就形成了一个很多分歧甚至是很多对立的地方。这是一个事实,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江瑞平:现在出现这个问题,制裁与反制,这已经成各国外交当中普遍采用的一些外交手段或者是外交政策。制裁和反制,从来不是中国推崇的第一位的外交政策、手段,但是中国的原则、主权、利益也是不可侵犯的。正常的反制是我们不主动的去制裁别人,但是当威胁到中国正当的国家主权和利益的时候,反制也是一个必要的手段。

  目前我们看到了美国要关闭我们驻休斯敦的总领事馆,我们也必须做出一种对等的反制,要关闭美国驻我们成都的总领事馆。但是制裁和反制,我个人认为从来都不应该是摆在第一位的外交手段。但是国家的利益、国家的主权那是不可侵犯的,这种情况之下,即便是从外交对等的原则上,我们也必须做出正当的反制,但是从我本人作为一个教授,作为一个国际问题专家来讲,我不希望这成为一种常态。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们有一位资深外交官曾经说过,在处理中美关系的时候,要考虑三方面的问题:一是要维护我们中国的根本利益,第二要考虑到美方的合理关切,第三要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的原则。基于这些考量,您觉得从外交层面,我们应该怎么去做,有什么好的建议?

  江瑞平:我们更多的强调通过谈判,通过外交正常的手段来解决问题。首先我们要照顾各自关切和利益,同时要在两者当中寻找共同点。这一次休斯敦的事件上,似乎是超出了很多外交人士的预测,感觉到非常的突然。这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方,在中美关系处在非常关键的时刻,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底线。正常的外交惯例我们也必须做出反制,

  美方既然是做出了这样一种所谓的制裁的这样一种选择,我们只能够采取反制,但是我想这种制裁和与反制裁如果成为中美外交中美关系的一个未来的常态的话,不仅是对中美双方重大的损害,也是对全球全人类的一个重大的损失。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最后我想请教一下,中国在历史上有没有碰到过像今天这样的外交处境?有没有一些把外交摩擦化险为夷的个案呢?

  江瑞平:现在中国外交的确是出现了、遇到了一些问题,或者是国际外部环境尤其是美国在遏制,使中国外交面临的一些局面,相对来讲是有日趋严峻这么一种态势。但是我不认为中国外交就到了一个低谷,中国外交在中国快速崛起成长的过程当中,这是必须要克服的。世界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以来,从来没有看到过、接受过这么一个块头越来越大、快速成长的这么一个中国。我国不可能停止发展,国际社会如何接受我们?国际社会是需要对大变局有一个客观的、理性的认知。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谢谢江院长给我们分析了中国的外交处境,您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挑战,其实有危也有机。希望我们能看到中美关系能有向好发展的突破,也希望看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真正能够和谐相处、共同发展。谢谢您。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中国是“战狼式外交”?中美互关领馆有多严重?外交专家江瑞平解读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