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65802.net)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下令特朗普的要求没有被全部满足

热门资讯 aty25 3235次浏览 0个评论

  据CNN及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消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阿利托对宾夕法尼亚州下令,要求该州将选举日前后收到的选票分开计算。

  据CNN新闻7日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法官对宾夕法尼亚州所有县委员下令,要求将选举日当天以后收到的选票与之前的分开,进行单独统计。据报道,这一做法与宾夕法尼亚州州务卿、民主党人布克瓦尔(Kathy Boockvar)此前提出的方案一致。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此前曾声称,在大选日之后邮寄到的选票是“不合法选票”,其团队先后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佐治亚州发起诉讼,要求法院下令停止当地计票,并要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这些选票的合法性。

  相比特朗普团队要求的“停止计票”,大法官阿利托下令要求的“分别计算”意味着目前尚未否认这些选票的合法性,因此CNN撰稿人、美国共和党大选法律专家本·金斯伯格(Ben Ginsberg)认为:“某种程度上,该命令维持了现状。”

  据目前美国选情看,在计算选举日之后邮寄到的选票前,特朗普在包括宾夕法尼亚等州的得票情况占据不小的优势,而随着后续邮寄选票的结果陆续公布,特朗普在部分州的得票优势出现松动,甚至被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反超。

  据报道,宾夕法尼亚州的官员曾以疫情防控为由,在大选前提议将投票截止日期推迟至11月6日,该提案得到了州最高法院的批准。针对这一变动,州务卿布克瓦尔要求宾州各县把大选前后的选票分开来单独统计。

  然而,共和党向联邦最高法院质疑,称目前无法确定该州是否在每个县都严格遵守了“分开计票”的规定,并因此提出了“停止计票”的要求。而阿利托也以大法官的身份,指出宾夕法尼亚州没有及时向联邦最高法院通报“分开计票”的决定。

  不过,由于阿利托的命令更多是在“维持现状”,因此,据CNN新闻7日的另一篇报道透露,特朗普对自己团队在上述选情较为复杂的州提起诉讼的进度表示“不满意”,他认为自己的法律团队在质疑选票合法性这事上,没有竭力为自己争取最有利的结果。

  在大选日结束后,还不知道美国新总统是谁,这种情况已经有20年没出现过了。上一次,是2000年的小布什和戈尔的对决,两人一直闹到最高法院,才分出最终的输赢。

  根据最新消息,拜登已经获得了264张选举人票,而特朗普这个数字是214。拜登只要再获得6张,就能赢得这次大选。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特朗普将败选。

  11月4日,特朗普竞选团队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并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推翻之前允许宾夕法尼亚州统计11月6日之前寄达邮寄选票的裁决,停止密歇根州仍在进行的计票工作。

  如果特朗普没有获得一个让他满意的选举结果,否则他将会利用他掌握的一切工具来撤销这个结果。他会在法庭、街头、选举团和国会里,让拜登白等。

  1896年,总统选举日投票结束后的晚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威廉·詹宁斯·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收到了失败的消息。消息来自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参议员詹姆斯·琼斯(James K. Jones)的一封信。

  他给他的共和党对手威廉·麦金利(William McKinley)写了一封电报,承认失败,并祝贺对手。

  在美国政治中,礼让已经成了一种礼仪。失败者先出场,感谢支持者,承认对手获胜。赢家则先赞扬对手一番,然后表明自己的一些施政理念。

  这些政治规矩不是法律条文,但人人都会遵守,至少在特朗普之前。20年前,君子戈尔输了之后潇洒转身。其实他完全可以继续抗争下去,因为他弹药并未用尽。但是为了“我们人民的团结和民主的力量”,戈尔选择作出让步。2000年12月13日,最高法院裁决后的第二天,戈尔向全国发表讲话,承认失败。

  但是,大房地产商特朗普,以一个前所未有的破坏者形象闯入美国政坛。在过去四年中,他把美国和全世界都搅得天翻地覆。

  2016年第三场总统辩论时,他告诉主持人华莱士,“我的意思是,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我给你留个悬念。好吗?”今年7月,华莱士又一次问了他是否接受不利于自己的选举结果。特朗普说:“我得看看。看,你——我得看看。不,我不会就这么说是,我也不会说不。”

  2016年,特朗普赢得了选举团票,却拒绝经过认证的计票结果。因为计票结果显示,他输掉了2868692票。当时,他声称,至少有300万非法移民为希拉里投了假票。

  8月24日,特朗普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说:“他们能从我们手中夺走这场选举的唯一方法就是,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

  如果没有新冠疫情,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结束几小时后就能确定获胜者。但是现在几千万美国人需要通过邮寄方式投票,这意味着投票结果可能要在选举日之后几天才能揭晓。一般认为,邮寄选票将有利于拜登。因为大选日是工作日,特朗普阵营为”翻盘”告到最高法院很多中下层民众可能不会翘班去投票,会选择邮寄选票,而这部分人多是民主党的拥趸。

  几个月前,特朗普就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反对邮寄选票。他说:“如果2020年总统选举全部以邮寄选票方式投票,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准确、最具欺骗性的’总统选举,将使美国极其难堪。”

  就算没有疫情带来的邮寄选票,只要存在超时计票,选战就会有利于民主党。这种被称为“蓝移(blue shift)”的现象,是由俄亥俄州立大学宪法学教授、选举法专家爱德华·弗利(Edward Foley)最先发现的。

  据弗利解释,城市选票的计票时间需要更长,而且大多数临时投票的选票都是年轻人、低收入者或流动选民,他们一般倾向蓝色。

  选情开始倒向拜登后,特朗普在社交账号上发帖暗示拜登方面“作弊”。“昨晚我在许多州都领先,而且不少都领先得相当稳。然后,随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大批量选票开始被计算在内,我的这些领先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神秘消失了,这太奇怪了”。

  总统大选并不是这次唯一的选举。美国国会的选举也在同步进行,涉及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个。目前,共和党控制了参议院,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

  美国的最高法院已经越来越政治化。今年9月,87岁的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随后特朗普坚持任命巴雷特为大法官。大选前几天,即10月26日,美国参议院投票确认特朗普对巴雷特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这也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过程中,反对票最多的一次。巴雷特的提名以52票对48票得到通过。参议院中47位民主党参议员全都投了反对票。

  应该说特朗普是幸运的,在他的一个总统任期内获得了三次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机会,这是里根总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

  如果代表美国自由派的金斯伯格没有在总统选举日之前一个多月去世,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格局还不会这么有利于特朗普。

  现在,最高法院大法官里保守派与自由派将呈现6:3一边倒的格局。首席大法官罗伯茨虽然是保守派,但他有时也会站到自由派一方。

  美国大法官属于终身制,也就是说干到死为止。特朗普任命的三位大法官,年龄都在50岁上下,在最高法院历史上,属于最年轻的大法官。他们的年龄优势有助于长期维护右翼意识形态在美国司法和政治中的主导地位。

  顺便说一句,在这四年中,特朗普怼天怼地,但从没有对任何一位大法官表示过任何不满,哪怕是批评他的人。这是非常值得玩味的。

  20年前,布什和戈尔把选择总统的权力交给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那一次,最高法院以7票对2票决定重新点算选票的过程违宪,因为选票重点没有在佛罗里达州全州展开,5票对4票决定禁止进行任何新一轮的选票重点工作。最后,法官们让共和党人布什赢了。

  不管谁当选,美国身上的裂痕和伤口都会更深。这种混乱的局面,会加剧美国的撕裂。但指望美国发生内战,那就是多想了。

  11月4日,我应邀到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观摩大选直播。总领事的中文名字叫李靖,这位“托塔天王”背对着广州塔,告诉在场的中国媒体人,无论谁当选,中美政治、经贸中导致紧张的因素都仍会存在。只是,如果特朗普连任,他在第二任期内可能更多考虑将来在历史上的政治遗产。

  特朗普连任,可能对中国是最糟糕的结果。拜登如果上台,也许不会那么糟,也许更强硬,但总比特朗普更有想象空间。

  【消息人士:共和党人试图筹集至少6000万美元,以支持特朗普就大选结果提出的法律战】美国大选结果仍未出炉,英国路透社当地时间6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发布一篇独家报道称,共和党人正试图筹集至少6000万美元,以支持该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就大选结果提出的法律战。报道提到,特朗普竞选团队已经在多州发起诉讼。

  报道称,随着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关键州的领先优势扩大,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已经在多州发起诉讼。

  “他们想要6000万美元,”一位共和党捐赠者透露。报道称,他收到了来自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的募捐请求。

  报道还援引另外两名消息人士的话称,特朗普竞选团队希望为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设立的一个联合委员会筹到高达1亿美元的资金。报道认为,这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即将展开的法律斗争的规模将扩大。

  路透社说,自3日大选投票结束以来,特朗普竞选团队一直在发送电子邮件和短信声称大选存在违规行为,并寻求捐款。尽管相关细则显示,筹集的资金中有一半以上将用于偿还竞选团队的债务。

  而与此同时,拜登竞选团队也于4日启动了“拜登战斗基金”(Biden Fight Fund),特朗普阵营为”翻盘”告到最高法院为这场大选法律战筹集资金。

  早些时候,特朗普团队已经开始筹集用于重新计票的捐款。从美国《纽约时报》的介绍来看,威斯康星州的法律允许总统候选人在其与竞选对手的得票率差距小于1%的情况下,提出重新计票的要求。不过,特朗普需要为这些计票自掏腰包支付大约300万美元的费用。除非他和拜登的得票差距小于0.25%,才可以免去费用。

  根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的报道,特朗普阵营开始在为此事给特朗普的支持者打电话,请求他们掏钱支持。但这并不是特朗普唯一需要他们掏钱赞助的事情,他将在一些美国关键州打响的选票法律战,以及他的竞选活动之前欠下的债务,同样需要这些支持者的资金支持。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下令特朗普的要求没有被全部满足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